南街村要闻
南街村报
社会各界看南街村
领导视察
南街村人自己编的书
联系我们
网站留言
 相关文章
·方便面厂:小改造效果好
·创新管理出新招
·鲜湿面厂四月份产量销量创新高
·做好隐患排查 确保产品质量
·生产部召开企管会要求:扎实管
·南街韶山友谊长
南街村报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走进南街村 > 南街村报 > > 2017年 > 第1014期
永远的丰碑
更新时间:2017/4/7 8:22:29  |   阅读:46885   |   收藏  |   打印  |   关闭
关键词: 目录:2017年第1014期文化生活

陈  觉 (1907—1928)
赵云霄 (1906—1929)
★与亲书
       “云!谁无父母,谁无儿女,谁无情人,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我们虽然是死了,但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死又何憾!”     ——陈 觉
       “小宝宝,我很明白地告诉你,你的父母是共产党员……我不能抚育你长大,希望你长大时好好读书,且要知道你的父母是怎样死的……望你好好长大成人,且好好读书,才不辜负你父母的期望。”    ——赵云霄
★光荣的一生
       有这样一对革命伉俪,他们的事迹因为两封血泪遗书为世人传颂,这两封遗书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人。一封是就义前丈夫写给妻子的诀别信,一封是妻子写给刚出生女儿的遗书。这两封遗书的作者就是陈觉和赵云霄。
陈觉:原名陈炳祥,1907年生于湖南醴陵,15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醴陵县立中学。在进步思想的影响下,经常阅读《向导》《新青年》等革命刊物。1925年,陈觉加入中国共产党。
       赵云霄:原名赵凤培,1906年生,河北阜平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陈觉、赵云霄作为第一批先进的中国青年前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学习期间,二人相识相知相爱,结为夫妻。 
       1927年,陈觉、赵云霄一起回国参加革命。1928年春,作为省委特派员,陈觉参与指挥中共湘东特委和醴陵县委组织的“醴陵年关暴动”。 由于当地各级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陈觉夫妇被迫离开醴陵,回到省委机关工作。之后,陈觉被派往常德组织湘西特委。已有身孕的赵云霄,留在省委机关负责各地联络工作。 
       1928年4月,由于叛徒告密,陈觉、赵云霄在常德、长沙分别被敌人逮捕,关押在长沙陆军监狱。在夫妻俩被同狱监禁的日子里,依靠难友们的帮助,陈觉和赵云霄通过传递纸条互相鼓舞,彼此激励。 
       面对反动当局的威逼利诱、严刑拷打,陈觉夫妇宁死不屈。经过多次审讯未果,反动当局判处陈觉夫妇死刑。 
       就义前,在给爱妻的诀别信中,陈觉写道:“云霄我的爱妻: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信了,我即日便要处死了……你也迟早不免于死,我已请求父亲把我俩合葬。以前我们都不相信有鬼,现在则唯愿有鬼。‘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并蒂莲,夫妻恩爱永,世世缔良缘’……”1928年10月14日,陈觉在就义前高唱悲壮的《囚歌》,从容赴死时还不满22岁。 
       4个月后,赵云霄在狱中诞下一名女婴,取名启明,意为在黑暗中盼望破晓。牢房环境恶劣,婴儿缺乏乳汁,饿得哇哇直哭,身体很孱弱。牢房潮湿阴暗,尿布无法晾干,赵云霄就把尿布缠在自己腰上,垫在床上,用体温将其暖干。她甚至日夜抱着幼小的女儿,贴在自己的胸口上。可孩子依偎母亲仅仅1个多月,就要面临永世分离。她在给女儿的遗嘱中写道:“当我死的时候你还在牢中……望你好好长大成人……才不辜负你父母的期望。可怜的小宝贝,我的小宝宝!”1929年3月26日,在给襁褓中的女儿喂过最后一口奶后,赵云霄毅然走上刑场,牺牲时年仅23岁。
       而令人唏嘘的是烈士后人启明的命运。据有关资料介绍,孱弱的小启明当年被祖父接回家后,因体弱多病,小小年纪便夭折了。
       英雄忠烈耀千古!这两封血泪遗书时刻提醒我们:就在尚未远去的过往,曾有一种人生、有一种爱情、有一种信念,叫作誓死跟随、休戚与共!          (彩虹/据《人民日报》整理)

内容共21页  |  当前在第7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作者:admin    
红色南街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