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街村要闻
南街村报
社会各界看南街村
领导视察
南街村人自己编的书
联系我们
网站留言
 相关文章
·方便面厂:小改造效果好
·创新管理出新招
·鲜湿面厂四月份产量销量创新高
·做好隐患排查 确保产品质量
·生产部召开企管会要求:扎实管
·南街韶山友谊长
南街村报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走进南街村 > 南街村报 > > 2017年 > 第1014期
永远的丰碑
更新时间:2017/4/7 8:22:29  |   阅读:46867   |   收藏  |   打印  |   关闭
关键词: 目录:2017年第1014期文化生活

高君宇 (1896—1925)

★豪言壮语
★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

★光荣的一生
      在我党的早期历史上,有一位被称作“中国青年革命的健将”的活动家高君宇。他师从李大钊,是青年团的发起人之一,做过孙中山的秘书,在莫斯科亲耳聆听过列宁的教诲。他与才女石评梅圣洁又凄婉的爱情故事,佐证了周恩来那句“革命与爱情没有矛盾”的名言。
      高君宇:原名尚德,字锡三,号君宇。1896年生于山西省静乐县一个有名望的大户人家。受父亲影响,他思想活跃,向往变革与革命。1912年考入山西省第一中学,因才华出众,以“十八学士登瀛州”而享誉省城。1915年,他参加了反对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的斗争,捐款翻印“二十一条”全文广为散发,组织游行和街头演讲,声援蔡锷等人护国反袁斗争。翌年考入北京大学英语系学习。
      “五四”时期,在当时进步思想的发源地北京,高君宇受到新文化和新思想的影响,很快成为学生运动的领袖。风华正茂的高君宇,作为李大钊、陈独秀的学生,紧紧跟随着这一时代,并成为代表最先进思想的弄潮儿。
      1918年5月,高君宇参加了反对北洋政府签订《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活动,成为近代中国学生运动史上第一次公开的游行请愿活动。1919年参加并领导了“五四”运动,组织各校罢课,发表革命文章,带领学生上街游行,火烧赵家楼,痛打章宗祥,演出了“五四”运动壮丽的一幕。随后,他代表北大学生参加了学联的领导工作。
      1919年10月,高君宇担任邓中夏主持的平民教育讲演团骨干和领导,同邓中夏一起在城市、农村讲演,宣传进步。1920年3月,他参加了由李大钊指导、19名学生秘密组成的北大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并与其他会员一起筹办了附属研究会的图书馆,命名为“亢慕尼斋”(共产主义的译音)。
      当时的年轻人最容易接受新思想,建立共产党和建立革命的青年团组织几乎是同步进行的。高君宇不仅是党的创始人,同时还是社会主义青年团(即共青团前身)的创始人之一。1920年秋,他就受组织委托组建了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当选为第一任书记。翌年5月,又到故乡山西,成立了太原社会主义青年团。1921年年底,高君宇等54人赴苏联参加远东共产党和各民族革命团体代表大会,受到列宁的接见,还被大会选为执委会委员。回国后,他又出席了在广州召开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代表大会,参与制定了团的纲领,当选为第一届团中央执行委员。人们回顾共青团的历史,不能忘记这位开拓者。
      1920年10月,李大钊在北京建立共产主义小组,高君宇是首批成员之一,成为山西省的第一个共产党人。高君宇于1922年7月在党的“二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担任党报《向导》的编辑。翌年在党的“三大”上担任了中央教育委员会委员。1924年年初,他又同李大钊、毛泽东等一起以共产党员的身份参加了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曾担任过孙中山的秘书。广州商团叛乱时,高君宇的指挥车曾被叛军子弹击穿,他裹伤再战,协助孙中山迅速平定了商团叛乱。1924年10月,他随孙中山北上,到北京因肺病住进德国医院治疗,并抱病出席了1925年1月在上海开幕的中共“四大”和3月的国民会议。同年3月,高君宇因猝发急性阑尾炎救治无效不幸逝世,年仅29岁。
      如今的北京陶然亭公园内,有高君宇和恋人石评梅之墓,述说着两枚象牙戒指引发的动人情话。
      石评梅是“五四”时期著名的青年女作家。他们在同乡会上相识,共同的追求和兴趣使二人相互吸引。高君宇曾有过包办的不幸婚姻,在心灵受过创伤后对石评梅有火一般的恋情。石评梅虽然也爱对方,却因初恋失败抱定独身主义的宗旨而固守着“冰雪友谊”的藩篱。为了表明对爱情的忠贞,高君宇特意从广州买了两枚象牙戒指,一枚连同平定商团叛乱时用过的子弹壳寄给北京的石评梅作为生日留念,另一枚戴在自己手上,以示纯洁而坚定的感情。
      不料,高君宇患病动手术后突然去世,对石评梅犹如晴天霹雳,深悔当初没有接受他。她在高君宇的墓碑上题写了他生前的诗句:“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并作《墓畔哀歌》表达刻骨的思念之情:“假如我的眼泪真凝成一粒一粒珍珠,到如今我已替你缀织成绕你玉颈的围巾。假如我的相思真化作一颗一颗红豆,到如今我已替你堆集永久勿忘的爱心。我愿意燃烧我的肉身化成灰烬,我愿放浪我的热情怒涛汹涌,让我再见见你的英魂。”1928年9月,年仅26岁的才女石评梅因悲伤过度,在泣血哀吟中走完短短的一生,人们也把她葬于陶然亭的高君宇墓旁,“生前未能相依共处,愿死后得并葬荒丘”。
      高君宇为人热情,好交友,与同时代的革命家有着很深的友谊,是他促成了周恩来和邓颖超的结合。1925年年初,高君宇和周恩来互相吐露了心中的爱情隐秘。27岁的周恩来当时虽为赫赫有名的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在恋爱问题上毕竟还有些腼腆,正暗恋着天津达仁女校的教师邓颖超,但一直未能向心爱的姑娘表白心迹。高君宇欣然当起了鸿雁传书的使者,在返京探望石评梅的途中,特意在天津看望了邓颖超,并把周恩来的求爱信转给了她,促成了一对革命伴侣。
      周总理和邓大姐对这段情一直念念不忘,新中国成立后,他们曾几度到陶然亭高石墓前凭吊。1965年6月,周总理在审批北京城市规划总图时,特别强调要保存“高石之墓”,他说:“革命与恋爱没有矛盾,留着它对青年人也有教育。”
      “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这是高君宇写在自己照片上的一首言志诗,也是他短暂而光辉的一生的真实写照!       (彩虹/整理)

内容共21页  |  当前在第8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作者:admin    
红色南街村